循环肿瘤细胞上演“无间道”,竟为乳腺癌复发和转移提供情报!
2021年11月20日 乳腺癌

对于多数乳腺癌患者而言,预防复发和转移一直是一件非常头疼的事情,因为有时即便预防措施做得再多,还是赶不上复发转移的脚步,这让不少觅友十分焦虑。


不过近年来,科学家们通过技术深入研究并发现了肿瘤细胞队伍里的一个“猪队友”,它可以成为我们早期发现癌症的“眼线”,以它设计的相关检测产品,还可以为癌症患者神预测癌症复发和转移!想知道它是谁吗?那就接着往下看吧!





一、循环肿瘤细胞化身“猪队友”,为早期发现癌症提供情报



我们知道,癌症早发现、早治疗,预后效果是最好的。不过,由于癌细胞过于狡猾,早期症状通常很隐蔽,如果不是经常体检,对自己身体十分关注的人,很容易错过早期发现癌症的机会。


但事实证明,再强的王者身边都会有一位“猪队友”,而「循环肿瘤细胞」就是为我们早期发现癌症提供情报的“猪队友”。


循环肿瘤细胞(circulating tumor cell,CTC),指的是从实体肿瘤原发病灶或转移病灶脱落,进入循环系统并参与肿瘤疾病进展、转移、复发的肿瘤细胞亚群[1]


如果这段内容觅友们觉得难以理解,那么下面我们用一个脑洞大开的方式来解释一下:


如果把肿瘤细胞比作一只带毛宠物,那么循环肿瘤细胞就像是带毛宠物身上脱落下来的毛发。当宠物的“毛发”粘到人类的衣服,那么我们可以很轻松的就能辨别出这个人是不是铲屎官,养了猫狗。同理,当循环肿瘤细胞从实体肿瘤病变脱落并进入血流循环后,只要进行相关检测,那么我们就可以早期发现肿瘤。


循环肿瘤细胞充当“猪队友”,为我们早期发现癌症提供情报的这一行为,令科学家们兴奋不已。于是,科学家们对这位“猪队友”又进行了更深入的研究,同时还围绕着它研发了相关检测,而这项检测就是让无数癌症患者为之期待的——循环肿瘤细胞检测





二、循环肿瘤细胞检测,神预测乳腺癌复发和转移




对于乳腺癌患者来说,最害怕的就是复发转移,因为复发转移后患者的生存期和生存质量就会大打折扣。但是,复发和转移又几乎是所有乳腺癌患者逃不掉的“宿命”。


据相关的临床数据统计,我国女性乳腺癌患者的复发和转移率高达5%~30%,且术后第2年、第5年都是复发转移风险的高峰[2]。有研究发现,之所以乳腺癌患者容易会出现复发转移,很大原因与循环肿瘤细胞有关[3]


研究表示,在乳腺癌生长过程中,循环肿瘤细胞会被肿瘤释放出来并进入血液,当循环肿瘤细胞随着血液转移到身体其它器官并驻扎下来,那么就会形成新的肿瘤,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癌症出现复发转移了[4]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乳腺癌的复发转移与循环肿瘤细胞密切相关,那么是否可以通过检测循环肿瘤细胞来早期发现肿瘤转移和复发迹象呢?

专家



我们根据循环肿瘤细胞的特点,研发了「循环肿瘤细胞检测」,这项检测技术可以在血液中寻找肿瘤释放出来的循环肿瘤细胞,并为癌症患者们提供疾病复发、转移的“预警情报”,以及为癌症患者的治疗疗效进行监测和评估预后提供帮助[5-6]



对于乳腺癌患者来说,在对抗复发转移道路上,「循环肿瘤细胞检测」如同“预言家”一般,既可以神预测早期乳腺癌转移,还可以根据循环肿瘤细胞的数量多少,来判断肿瘤发生发展的状态以及肿瘤转移情况[7]


更重要的是,循环肿瘤细胞检测还可以为乳腺癌不同分期的诊断提供有效补充,便于精确分期和评估乳腺癌患者的治疗效果[8]





三、乳腺癌患者进行循环肿瘤细胞检测是必须?




根据上文所介绍「循环肿瘤细胞检测」对乳腺癌患者的帮助,相信此刻不少觅友应该很期待甚至立刻就想用上这项检测技术,希望能借此跑赢癌症复发转移。


但这里科普君希望大家了解,循环肿瘤细胞检测不是乳腺癌患者必须要做的


具体来说,当前CTC的技术还尚不成熟,容易出现假阳性结果,临床研究的数据也还不够完善,而且循环肿瘤细胞检测仅能查出外周血液循环系统中的癌细胞,不能对具体肿瘤病灶定位,简单来说就是该技术能查出癌症,但无法查出癌症的具体位置[9] 。


此外,循环肿瘤细胞检测的费用还是比较昂贵的,对于一般普通家庭来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因此,我们还是希望大家能正视这项检测技术,结合自身情况理想选择循环肿瘤细胞检测。


其实,觅友们倒也不必纠结做不做「循环肿瘤细胞检测」而焦虑。实际上,在预防乳腺癌复发转移的这条道路上,我们早已不像那个医疗手段贫瘠的年代一样,对癌症复发转移只能束手无策。


当下这个医学飞速发展的年代,在预防复发转移这件事上医学已有很大的进步,比如基因检测、临床 II 期中表现出较强安全性的乳腺癌GP2疫苗、奥拉帕利等各种新药,包括常规的规范治疗和定期复查等。这些抗复发转移的利器,可精准围剿复发转移的肿瘤,帮助患者绝处逢生。


当然,科普君还是和觅友们一样期待并相信,未来还会有更多预防乳腺癌复发转移的手段服务于患者,让大家面对复发转移时不再是惊弓之鸟,而是处变不惊的战士。


责任编辑:乳腺癌互助君

封面图片来源:稿定设计 


参考资料:

[1] Vicki Plaks, Charlotte D, Koopman, et al. Circulating Tumor Cells [J]. Science, 2013, 341(6151): 1186 -1188.

[2] 李哲.乳腺癌术后复发的影响因素[J].河南医学研究,2020,29(34):6393-6395.

[3] 赵丽华,位嘉,槐英丽,等 . 乳腺癌组织中 JARID1B/KDM5B 的表达与血液循环肿瘤细胞相关性 [J]. 基础医学与临床,2018, 38(4):512-515.

[4] 闫继慈,郑新宇.乳腺癌患者循环肿瘤细胞检测及其临床意义[J].中华乳腺病杂志(电子版),2013,7(06):436-441.

[5] panteIk,Alix-panabieresC,riethdorfS. cancer micrometastases [J]. Nat Rev Clin Oncol, 2009, 6(6): 339-351.

[6] Chaffer CL, Weinberg RA. A perspective on cancer cell metastasis [J]. Science, 2011, 331(6024): 1559-1564.

[7] 吕海通,施宇梅,安胜利,等 . 循环肿瘤细胞在可手术乳腺癌患 者中的检出率及特征分析 [J]. 广东医学,2016,37(12):1819- 1822.

[8] 赵丽华,位嘉,槐英丽,等 . 阴性富集联合免疫荧光原位杂交法检测乳腺癌中循环肿瘤细胞 [J]. 临床与实验病理学杂志,2019, 35(3):334-337.

[9] 方超,周总光. 循环肿瘤细胞检测方式及临床应用[J]. 中华结直肠疾病电子杂志,2019,8(05):501-504.


展开展开

打开觅健阅读剩余70%内容

相关阅读

查看更多 >

最新互助

查看更多 >
打开“觅健”看评论

评论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