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香盈袖蜡梅暖:淋巴未转移准备手术
萱草向阳
2021-02-23
关注

        不经意间,北京的蜡梅已经盛放了。

        每年这个时候,我这个“追花人”应该早就到公园看蜡梅了,今年我却后知后觉了。

        年前妈妈住院腋窝淋巴结追踪定位检查,年后才出了结果,上周六大夫告诉我们两坨淋巴结都没有转移,让我们很兴奋。几个月来不能抹杀的阴影,时常还是有的,但至少对现在来说是一种安慰。

        出了医院我们深深吸了一口气,风中是轻柔和和温暖,携带着更为厚重的树木的味道,混杂在春草爽朗的气息里。

        原本带着放松一下的心情去陶然亭遛弯,走进名亭园的一刻,就听到咔嚓咔嚓快门响动的声音,接着就是闪现出来扎眼的金黄。干枯皱巴的枝条上,长出来无数黄金的豆粒,走近了,才发现是一个个如同蜜蜡制成的淡黄色的小碗,伸展开了花瓣,阳光下像是一盏盏小花灯。仿佛冬天的长夜,一下子让这小小的精灵点亮了!

图片
图片
                  (陶然亭拍摄的蜡梅)


        香气不是随风飘散,隔着口罩,清芬的甜味竟然往鼻子里钻,让你不得不深深的猛吸上两口。我一直怀疑花心里有什么琼浆玉酿,散发着如此强烈的香气?可除了淡黄的或紫红的内瓣与花蕊,什么也没有。我妈妈最爱捡掉落的腊梅花,捡起来放在兜里,身上香一天;放在车里,开起车来能香一路;放在屋里,我在桌前打字,不经意间有一股淡香就能传来。这小小的花苞竟然有什么样的神奇的伟力,把这种清甜的味道传递。

图片
图片
                    (玉渊潭拍摄的蜡梅)


        我想这春天的使者匆匆来到人间,仅仅五十多天,就会枯萎,从此暑往寒来,人们不会想起它。然而到了隆冬,我便又热切地期盼着它的到来。纯粹淡雅的素心梅,玲珑可人的磬口梅,单薄色淡的九英梅,单看一瓣花在寒风中总觉得它那么孱弱,当树上的花簇颜色和香气都变得浓重时,它们组成的是冲天香阵,是蜡梅花的海洋。每一朵花是一朵浪花,每一朵承载着的不光是花的DNA,更携带着春天的基因,闯进每一个蛰伏在惨淡隆冬的人们的心怀!

图片
图片
图片

                (颐和园拍摄的蜡梅)



        我和妈妈再捡起了地上的花骨朵,它们在春天前赶来,还没有开放,就已经陨落了。我顿时感到枝上能开放的蜡梅是幸运的。我近而又觉得这些花骨朵是勇敢的,它们和寒冷搏斗到了春天,它们便也是幸运的,它们来过、见过、争过、爱过,它们本身都是生命的奇迹。我捡起了花骨朵,手里是有温度的,是暖的,一瞬间,仿佛我抓住了万紫千红的旖旎春天!

图片

       ( 手术前的周末我们去了颐和园,去了玉渊潭,蜡梅开得正好!今天上午大夫查完房,定好了明天的手术,期待一切顺利!)

        

本文系作者授权觅健(www.mijian360.com)发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同病症病友互助平台 下载
相关阅读
查看更多 >
全部评论
52
15字以上的评论可以获得奖励喔(限5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