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预产期一个月时,妈妈确诊肺腺癌
2022年05月10日 肺癌

我的预产期在2020年5月29日,家境虽算不上富裕,不过生活得很幸福。本以为生活可以一直这样下去,但谁也预料不到平静的生活会在一瞬间被打破。


距离预产期一个月,妈妈因为咳嗽导致声音嘶哑,去乡镇卫生院拍了胸片,医生怀疑是肺结核,建议我们去县城拍CT。本以为这个结果已经很严重了,谁知道拍完CT,医生竟直接把我留了下来,告诉我要有思想准备。癌,总觉得离我很远,却在一瞬间如晴天霹雳一般向我劈头盖脸地砸来,而且还是晚期肺癌,初步判断已经淋巴转移。


医生说得很现实,让我们去市级医院进一步检查,看看这种情况还有没有治疗的必要。可是我无法接受,我妈才57岁,她为儿女操劳了一辈子,还没有享过儿女的福。她疼之入骨的一双孙子孙女才不到5岁,就这样离开,她们会忘了奶奶的样子的。


于是我以最快的速度调整自己的状态,迅速办理好工作交接,提前一个月歇了产假,准备全心全意照顾妈妈。但接受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刚开始的一周,我不论是坐着还是站着,眼泪总是不由自主就掉下来了。


聪明的妈妈也早就发现了我和弟弟的不对劲,而且在县里时她也看到了CT的报告单,上面第一项就是怀疑肺癌。而妈妈表现得远远比我们坚强,她依然笑着为我们招呼晚餐,温柔地抱着她的孙子孙女,她说我肚子里的二宝还没出生,她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不舍得就这样离去。


妈妈这么坚强,但晚上还是因为腰痛得直冒冷汗,睡不好觉。我们选择去河南省中医院,希望妈妈能得到中医的辅助治疗,减轻她的痛苦。住院的第二天,检查结果只出来了个增强CT,结果也不容乐观。因为疫情,只有爸爸一个人在医院陪护。我好自责啊,因为怀孕,偏偏在妈妈最需要我的时候却无能为力。


接下来又在忙碌的检查中度过了三天,增强CT,核磁共振,全身骨扫描的结果都陆续出来了,却没有一个结果能让我乐观起来的。妈妈疑似全身多发骨转移、脑转移、肝肾转移,我不知道事情还会糟到哪个地步,只是终于体会到了连呼吸都会痛是什么感觉了。


检查后医生带走了病理组织,因为五一假期的关系,最终的报告估计也要等到节后了。我真希望能早一天出结果,我妈也就能早一天得到治疗了。我不奢望能治好妈妈的病,只期望得到对症治疗,早一日控制住癌细胞,让妈妈再多陪我们几年。


等待的过程是如此煎熬,我不想说后悔,可还是倍感惭愧。平时对妈妈的关心还是太少了,以至于发现就已经这么严重了。妈妈信佛,是特别传统的女人,年轻时为了供我上大学,让弟弟成家立业,她和爸爸走南闯北,摆地摊做些小生意。为了看摊位,她常常一整天不吃不喝就为了少上厕所。现在想想,身体可能就在那个时候就透支了太多。


后来生活好了,我和弟弟也都陆续结婚了,妈妈却从未停止忙碌。每天早早起床,打扫庭院,变着花样做早餐。家里添了孙子孙女后,妈妈更是任劳任怨,再辛苦心里也是乐呵呵的,甚至在爸爸出去打零工时,她一个人还要种全家人的地。


其实妈妈也经常说这里痛那里痛,我们都以为是过于操劳加上陈年积累的病痛,多休息休息就会好,没有很重视。这次也是早早就有了预兆,她从过年开始一直咳嗽不止,因为疫情的原因妈妈也没有去医院,严重了就自己去诊所开几包药,症状就会轻一点。我也只当是咳久了,肺上有炎症,没有多过问。


希望上天能怜悯我可怜的妈妈,让病理和基因结果好一些再好一些,能有很适合妈妈的治疗方案,让我妈妈有药可吃,有病可治,让我妈妈与癌细胞共存,哪怕再多陪我们两三年也行。


经过了漫长的7天等待,妈妈的病理结果终于出来了,医生确诊是肺腺癌晚期,标本在外院测免疫表达和基因检测。还说像我妈这种情况,有对应的靶向药的概率很大。这应该是噩耗中的好消息了吧,医生建议联合治疗,等待基因检测报告期间先做一期化疗,控制住脑部的病灶,然后再配合靶向药治疗。妈妈这两天身上痛得更厉害了,可能骨转移的缘故,食欲也不好了。


2020年5月6号,在妈妈被确诊肺癌的第十五天,治疗方案终于定了下来——行化疗培美曲塞 顺铂,吃靶向药吉非替尼。我的预产期也再有10几天也就到了,一切尘埃落定,我的心像从油锅里反复炸过又捞了出来,慢慢恢复平静。


接下来我们一家人也会互相扶持,陪我妈渡过难关,惟愿能早日实现带瘤生存。

 

 

图片来源:摄图网

 

 

后记:

 

妈妈患病2年,我从对癌症毫无认识的普通人,也成为了半个“久病成医”的患者家属。生病是一件太无奈的事情,沉重、无奈、痛苦,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陪伴。这条路真的很难很难,但我仍然要一直陪着妈妈走下去。


相关阅读

查看更多 >

最新互助

查看更多 >
打开“觅健”看评论

评论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