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这年我成了肺癌家属
2022年05月10日 肺癌

肿瘤学有个专业名词叫CR,也就是临床痊愈,实现CR除了正规的治疗,也需要运气。CR我就不奢求了,我只求PR到五年,如果再贪婪一点,十年也行。

——题记


18岁的这年我成了一位肺癌家属,对于刚成年的我来说,确实很沉重。这一年,我查阅了大量文献,学会了看报告,看影像,学会了各种东西。我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小孩,快速地长大成人了。

 

 

图片来源:摄图网

 

2020年11月爸爸确诊时就已经是肺癌晚期了,有脑转移,基因检测是KRAS突变,但没有靶向药可用,所以免疫表达没测,就直接上了免疫联合化疗。爸爸因为怕花钱,害怕将来没有给我留下什么东西,就选择了国产的免疫药。我明白他的苦心,但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尽可能地做到最大的努力。


虽然免疫治疗是目前很先进的治疗手段,但它在爸爸身上地副作用反应也非常大,稍不留神就会出现很多问题。所以只要一发现爸爸不舒服,我就立刻警惕开始观察,随时跟医生交流情况。爸爸病区的柳主任和孙大夫对我们特别照顾,我每次有问题她们都不厌其烦地为我解答,有时候看我心里着急,她们还会安慰和鼓励我。每次爸爸不舒服,她们都能及时来到病房询问。也是因为她们一次次专业的诊治和判断,我才逐渐安下心来。

 

这次复查结果出来,尽管没有达到CR,但治疗效果很好,肺部肿瘤从36mm缩小到17mm,头部的肿瘤也在持续缩小,最初的大脑中线右移,也慢慢地居中。我爸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人,他在这么严重的情况下也总是说自己没事,他自己生病还总是在担心我,可我也希望成为能够支撑爸爸的力量。


去年我一边照顾爸爸,一边努力学习,最终专升本考上了本科。那时候我还跟柳主任说,如果考研可以跨专业,我一定去学习肿瘤学,我想将尽毕生所学,拼尽全力攻克癌症。可尽管我不能跨专业,也并未阻止我前行的脚步。我还是尽我所能的去了解治疗相关的知识,每天都会搜集和治疗相关的信息:哪个药的数据好,哪种食物更有营养……这也是目前我能为爸爸做得最多的事情了。

 

病房里有很多叔叔阿姨哥哥姐姐,有人是和我一样的家属,天天泡在医院里;有人是偶尔来探望的亲朋,大包小包的带着心意。我也在楼梯间里撞见过偷偷抹眼泪的阿姨,可能不管是病人还是家属,每个人心里都是很苦的。但病房其实是一个充满善意的地方,大家总是互相帮忙,互相照顾。或许我们都觉得日行一善,不仅为家人积德,也为自己积德,老天总是会善待好人吧。


有时候我在想世界上或许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但我相信作为癌症家属,心里一定有一点是相通的:我们永远都不放弃我们知道治疗方案都有一点在“赌”的成分,但我们拼尽全力也希望能够帮助我们的家人延长生命,哪怕只是多一天。


所以只管努力吧,我们只要拼尽全力,剩下的交给天意!



相关阅读

查看更多 >

最新互助

查看更多 >
打开“觅健”看评论

评论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