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绝望到惊喜,父亲局部晚期到术后PCR之路
2022年05月09日 肺癌

时间过得可真快啊,父亲的肺癌手术已经过去一年了。


去年4月30日,我拿着家里寄来的片子,焦虑的在诊室外候诊。医生仔细看过胸片后告诉我:没办法手术,包绕肺静脉,要体外循环,风险太大。我的目光从医生的脸上移到了片子上,正巧看到那个“包绕”,当时我并不会读片,但隐约觉得医生说的就是那里。


我本来准备了一些问题要问,但当时的心态已然崩溃,语无伦次,医生叫住我说收好片子,我才发现自己已经彻底脑袋空白。医生说往外偏一点点就有机会做手术,可就是差这么一点点……

 

图片3_副本.png 

 

五一假期整整五天,我瘫睡在床上,从白天到黑夜,睡了醒,醒了睡,茶不思饭不想。睡眠成了唯一可以忘掉烦恼逃避现实的方法。可是还是要面对现实,太阳每一天都是新的,唯有坚强战斗,才有机会赢得胜利。

 

我立刻开始学习肺癌相关的知识,找到了很多胸外科医生的微博,看他们的手术案例分享,了解各种术式,遇到不懂的名称就去查。一番学习后,我知道父亲如果在现在的情况下手术会有极大风险,还是要先通过新辅助治疗把肿块缩小才行。我跟父亲说,可以试试免疫治疗,他就是不肯。他说找到了能给他做手术的医生,我不让他手术是在妨碍他治疗,白白耽误他的时间。可我内心非常坚定,免疫这颗子弹还没打,等子弹打光还是不行,再说手术的事情。几番争论之后,父亲终于决定采用免疫联合白紫和卡铂的治疗方案。


图片4.png 

 

尽管我很坚持,但也明白免疫治疗是一场“豪赌”。我希望他做一下基因检测,看看有没有超进展的风险基因,又被他骂我多虑。可相隔两地,我也只能两天打一个电话从他的声音状态里判断他治疗的状态,反复提醒他各种副作用的症状,让他多注意。


第一次治疗结束后查出房颤,我真的担心超进展肿瘤突破血管长进心脏。但父亲说他感觉还好,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报喜不报忧,只能继续提心吊胆的两天一个电话问问情况。


6月初,电话里我已经听不到咳嗽声了,父亲说他很少咳嗽了,呼吸也感觉通畅了很多。虽然还没有做CT评估,但是我猜测免疫应该起效了,可能接下来就有机会手术了!果然复查CT结果出来后,临近心包和肺静脉的阴影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主治医生终于松口说可以手术了!尽管各种曲折,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但父亲的手术终于取得病理完全缓解PCR的正果。


这回,我赌赢了!

 

父亲一直是一个硬汉,从确诊到治疗的过程一直没有对我表达出太多情绪。一开始他还想瞒着我,我得知消息后他还不断打电话安慰我,轻描淡写地描述病情,倒是我一直在调整心态。心态调整确实很难,遇见这种事情,刚开始都是手足无措,感觉世界一片灰暗。


但是一味消极是没有用的,只能积极面对。必须要给自己打气,告诉自己不能垮,要挺住,还有病人需要我照顾,一定要先把自己照顾好。同时多学习知识,了解病情,思考方案。当知识了解得多了,心态也就平静很多。

 

回顾父亲治疗的经历,我只想跟大家说,永远不要放弃希望,昨天很艰难,今天很灰暗,明天早晨可能依然看不到阳光,但是可能午后就会拨云见日,迎来转机。



相关阅读

查看更多 >

最新互助

查看更多 >
打开“觅健”看评论

评论

收藏

分享